注册
首页 > 教育 > 学前教育 > 幼升小

南京与狗同住兄妹获政府救助 祖父狗场被取缔

[提要] 前天下午,一条消息在网上曝出。网友称,两个孩子在狗场里与狗同吃同住,平时和狗争食,喝臭水沟里的水,生活条件非常差。昨天上午,两个孩子已被当地爱心家庭接走暂时收留,祖父的狗场因手续...

  原标题: 南京与狗同住兄妹获政府救助 祖父狗场被取缔

2

小兄妹的爷爷靠狗场为生。

3

说起小兄妹的处境,父亲很难过。

1

兄妹被爱心人士暂收留。

  前天,有网友爆料称,江苏南京六合区有一对兄妹住狗笼,与狗争食。记者调查发现,两个孩子住在狗场内的废旧面包车内,由祖父照料,吃狗食,喝河水。昨天上午,两个孩子已被当地爱心家庭接走暂时收留,祖父的狗场因手续不全被取缔。

  □曝光

  小兄妹生活在狗场吃狗食喝河水

  前天下午,一条消息在网上曝出。网友称,两个孩子在狗场里与狗同吃同住,平时和狗争食,喝臭水沟里的水,生活条件非常差。

  记者实地探访了解到,孩子的爷爷叫于从球,今年65岁,安徽省怀远县人,来南京务工已经十几年。于从球3年前来到六合区沪江商贸城做电焊工,积攒了一些资金,于两年前开始养狗为生,平时就住在狗场搭建的违建里,每月150元租金。

  今年年初,于从球的大儿子、今年35岁的于敏国(音)将自己的两个孩子送到于从球的狗场,由爷爷照顾。两个孩子,大的男孩今年6岁,小的女孩今年4岁,都没有上过幼儿园。

  于从球的邻居周先生说,网上的消息不完全准确,但是两个孩子在这里的生活条件确实很艰苦。两个孩子吃饭就抓盛在狗盆里煮熟的鸡肠、菜叶,喝水就喝狗场后面河沟里的水。他有时候看着孩子可怜,就将自家小孩穿小的衣服送给他们穿,一个月左右带孩子去洗一次澡。孩子到了夏天也只能穿着很厚的衬衫。到了冬天因为棉衣少,大部分时候只能待在面包车里。有一次他带两个孩子回家吃饭,发现他们都不会用筷子,只能用手抓。

  周先生说,于从球养的狗都很温顺,不会伤害两个孩子,老人平时照顾狗精力有限,为了避免孩子到处乱跑,白天有时候就把孩子关在狗笼里和狗一起玩。到了晚上,老人和孩子一起睡在狗场旁边的废旧面包车里。

  □回应

  让孩子在狗笼里玩是为安全考虑

  于从球的狗笼子大多不封顶,上面有一层很薄的黑纱布遮阳,地面温度不低于40摄氏度,很多狗被热得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于从球的孙子和孙女平时就在这些黑纱布下的狗笼之间穿梭嬉戏。

  在三口人晚上居住的面包车里,堆满了各种生活杂物,和一些没有吃完的食物残渣。车厢内有一股明显的异味。

  于从球解释说,有的时候,他会从附近的饭店要一些剩饭剩菜给孩子吃,反正是自己吃什么就给孩子吃什么。如果孩子吃狗食的话,自己也吃狗食。鸡肠子、菜叶子也是从附近农贸市场收集的别人不要的东西。

  于从球承认,夏天里一些剩饭剩菜存在腐败的情况,这时候他会酌情处理,大部分时候是把腐败的部分扔掉,继续食用还没有散发异味的部分。

  于从球认为,后面河沟里的水很干净,自己和狗都喝河沟里的水。记者探访发现,河沟里有鱼,且在高温下没有异味。

  于从球说,从去年开始,自己租的那间屋子就大面积漏水、漏风。不管是多雨的夏季还是多风的冬天,租住的违建都不再适宜居住,于从球又没有钱对房屋进行修缮,这才和孩子一起搬到面包车里。夏天南京动辄35摄氏度以上的天气让面包车里闷热难耐,孩子们往往到夜里一两点钟才能睡着。这些面包车是于从球的外甥寄存在他这里的。于从球的外甥靠倒卖二手车为生。

  于从球很反感别人说他把孩子关在狗笼子里。他觉得自己的孙子孙女出现在狗笼里,和农村孩子在自家鸡圈里玩没有区别。他的狗笼空间足够大,在狗笼之间也未限制孩子的自由,把他们放在狗笼里是为了他们的安全考虑。距离养狗场不足10米,就是一条马路,两个孩子曾经数次跑到马路上或者养狗场后面的河沟里,很容易发生危险。

  □探因

  养狗收入低老人大部分设备靠自制

  截至昨天,于从球的养狗场里有50多只狗,既有一百元一只的土狗,也有上万元的藏獒。于从球说,他就是靠种狗下崽赚钱,一只金毛、泰迪这种流行品种的小狗,能赚二三百元。但他的狗都没有狗证,不被市场认可,因此卖不上好价钱,像藏獒这样的名贵犬种都没人相信,根本卖不出去。于从球每个月卖狗的收入仅有2000多元,以南京的物价水平,想要养活两个孩子十分困难。

  于从球的钱全是他几年前靠干电焊工积攒的,缺少后续资金,只能省吃俭用,想着扩大规模,降低成本。他狗场里的几十个狗笼子都是自己买钢筋条、铁丝网做的。因为没有别人帮忙,仅仅为了在狗场外围拉一圈铁丝网,于从球就干了半个月。因此,于从球平时很少有时间照顾两个孩子。

  由于管理严格,养狗的生意在南京其实不如在于从球的老家好做。但是,于从球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家乡,家里的老房子已经严重开裂,并伴有下沉,成为了危房,无法居住。因此,于从球回乡养狗的想法无法实现。于从球也不是没有想过换一个工作。可是小学没有毕业的他除了养狗以外,再无靠谱的谋生手段。因为年龄太大,他很难再找到电焊工的工作。

  孩子母亲出走父亲无奈将孩子交给爷爷于从球的儿子于敏国曾经拥有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大概在8年前,于敏国找了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并开始同居,两人一直没有结婚。6年前,大儿子出生,于敏国的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好。大约4年前,于敏国在杭州开了一家汽车美容店,女儿也出生了。

  然而,汽车美容店开了不到一年,于敏国发生了一次车祸,看病手术花去了十几万元。同时,汽车美容店因为缺少资金运转也倒闭了。于敏国无奈来南京投奔父亲,在下关区打工,帮人搬家或搬运建材。

  家境的衰落让孩子妈妈选择了出轨。于敏国说,他小学没毕业,基本不识字。而孩子妈妈识字。他每天晚上看孩子妈妈发短信聊天到一两点钟,有时候到超市买东西,也要晚上9、10点钟才回来。有一次,孩子妈妈再一次晚归,于敏国寻找发现她和陌生男子亲密地在一起,于敏国很生气,用皮带将那男子打跑了。此后不久,孩子妈妈以找工作为由出了家门,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孩子的姥姥家还代为看管过孩子。到了今年年初,孩子的姥姥家也失去了联系。

  因为孩子妈妈出走,于敏国也没有了工作的心思。他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少时1000多元,多则3000多元。他和工友一起租住在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隔间内,房间里有两张上下铺的床。于敏国曾经尝试过自己照顾孩子,但他发现这根本不可能,一是租住的地方根本没有孩子生活的空间;二是白天带着孩子根本找不到工作。因此,今年年初,他把孩子送到了父亲的养狗场。

  其实,于敏国和父亲的关系也并不亲近。于从球25岁那年妻子就去世了,留下的两个孩子都是他一个人拉扯大的,但于从球也仅限于把他们喂养大,两个孩子都没有受到什么系统的教育,和父亲的关系也都很冷淡。于从球照顾狗场,两个儿子谁也没有说要来帮忙。兄弟二人陆续“成家”后,互相走动得更少。

  不过,把孩子送到父亲那里以后,于敏国会每隔一个月左右去父亲的狗场看孩子。每次去,于敏国不是给父亲几百元生活费,就是买一些日用品送去。最近的一次,一个多月以前,于敏国给父亲送去了一床新的棉被,并带着孩子去洗了澡,理了发。而那床新的棉被目前就放在孩子睡觉的面包车里。

  □救助

  志愿者帮卖狗筹得5万元

  7月25日晚,南京当地公益组织“爱之翼”儿童公益服务中心发现了生活在恶劣环境下的兄妹,并迅速与于从球取得了联系。当天晚上,“爱之翼”就联系到了附近李姚社区的一家爱心家庭,将孩子暂时安置。前天中午,志愿者带着食品和玩具来到爱心家庭,看到两个孩子和他们的新“妈妈”关系非常融洽,放弃了将孩子带回基地的打算。

  由于于从球的养狗场没有正规手续,当地派出所将养狗场依法取缔,场地被封,物品被没收。本来50多只狗也要被没收,好在“爱之翼”联系了当地爱狗人士,将大部分狗都买走了,总共给老人筹得了5万元的资金。于从球说,没了狗场,他打算以后靠拾荒养活两个孩子。

  □对话

  父亲:想把孩子妈妈找回来

  记者:孩子吃狗食,喝河水,你之前知道吗?

  于敏国:不知道。我之前来看孩子都是看两眼,放下东西就走。下关区离六合区太远,我得赶紧回去。

  记者: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种情况的?

  于敏国:前天,志愿者联系到我的时候我才知道。

  记者:网上有人说,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你就是在虐待孩子。你觉得呢?

  于敏国:我没有虐待孩子。是自己的亲骨肉,疼孩子还来不及来,怎么会虐待呢?

  记者:那孩子为什么会生活得那么差?

  于敏国:因为俺们穷,又没有文化,实在是没有钱给孩子好吃好喝的。也只能这样凑乎着过,难道还能把孩子扔掉吗?

  记者:你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于敏国:我想先把孩子的母亲找回来。孩子晚上经常要找妈妈,没有妈妈的孩子太可怜了。

  政府安置两个孩子和老人

  昨天上午,六合区龙池街道的工作人员将孩子从“爱之翼”联系的爱心家庭中接出,重新安排到自己联系的爱心家庭中。六合区龙池街道的工作人员还给孩子送了很多食品和玩具。

  龙池街道潘主任说,经过初步体检,两个孩子的身体和心理状况基本良好。两个孩子将暂时寄养在爱心家庭,直到于从球或者于敏国拥有了履行监护权的物质条件。如果两人长期无法负担孩子的生活,不排除将孩子送往当地福利院。

  潘主任说,之所以之前街道迟迟没有发现两个孩子的生活困境,是因为孩子的生活区域属于街道内已拆迁的区域,是街道监管的盲区。

  龙池街道还在附近的李姚社区找到了一间50多平方米的房子,让于从球免费居住。

  对于其家庭经济困难,潘主任说,南京这边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建议于敏国尽快回到户口所在地安徽怀远县,申请当地政府最低生活保障,同时申请家里老房子的危房改造。这样,于敏国不仅能够每个月得到几百元的补助,回老家有地方住的话,也方便孩子以后上学。

  于敏国表示,自己不识字,没办法去政府机关办各种各样的手续。为了解决这个困难,“爱之翼”的志愿者愿意这几天和于敏国一起回安徽,协助他办理手续。

  由于两个孩子是非婚生子,无准生证和出生证,所以至今没有上户口。潘主任表示,警方正与于敏国户口所在地淝河乡派出所联系,争取帮两个孩子解决在安徽的户口,这样也方便其尽快上学,享受国家的福利政策。

  爷爷:希望孩子能多读点书

  记者:你对这兄妹俩是不是挺有感情,毕竟带了这么长时间?

  于从球:有感情是肯定的。现在孩子被政府带走了,寄养在别人家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

  记者:你们家经济条件好一点,孩子就能回家了。想没想过怎么多赚点钱?

  于从球:我年纪大了,干不动了。现在外面招工也不要我这样的老头子。

  记者:你有没有设想过孩子长大以后的日子?

  于从球:就是希望孩子以后能多读点书,不要像我和他爸一样没有文化,啥也不会。

  记者: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是想回老家生活,还是在南京?

  于从球:老家再不熟悉也是小时候住过的地方,在南京也没有户口。年纪大了肯定还是想回去。


齐鲁网教育频道高校投稿邮箱为:iqilujy@163.com;中小学和学前教育投稿邮箱为:qljygzs@163.com,稿件请勿QQ在线或离线传送,咨询电话和传真:0531-81695085
[责任编辑:秦霞、李璐]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